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什么是最好的美学教育?

图|青简

物道君语:

“美育是最重要、最根底的人生观教育。”

这几年,美学成为一个抢手的论题。

大到电影节的海报、闻名修建,网友们的群嘲太丑。

小到街头的招牌,引发“国际式审美太可怕”的评论。

豆瓣上有个论题是“你接受过的美学教育”,

很多人都说,学生年代几乎没有美学教育。

比如从小穿戴一致的校服,乃至被爸爸妈妈说不要太爱美。

校园的美术、音乐课都被语数英课占用了,

上了大学后才逐渐有了美学的概念。

陈丹青说:

“校园教会了咱们竞赛和规矩,

却没有教育咱们怎么感触美。”

明日是教师节,

借此机会,

谈一谈咱们心中最好的美学教育。

图|柏文

什么是美育?

什么是美育?

蔡元培是提出国际美育第一人,

“以美育替代宗教说。”

美学一词,源于希腊语,

意为理性学、感觉学。

它是一种“感觉”,美是要花时刻去感触,

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冷风冬有雪”。

而育,是翻开。

翻开咱们的眼睛、耳朵、双手,

去触摸,去看见,去闻,去听,

育养对日子的风情。

几千年前,孔子曾说“兴于诗,立于礼,成于乐”,

审美教育能够培养一个人完好的品格。

蔡元培亦言:“美育是最重要、最根底的人生观教育。”

图|柏文

他们是国际最好的美育教师

蔡元培:美育,在于熏陶人之性格

一百年的北大讲堂,

蔡元培身穿长褂,

执书本扶眼镜,

向座下学子一连发出了几个问题:

“房子能够遮风避雨就好了,

为什么还要大费人工描写彩绘?”

“茶碗器皿能用就好了,

为什么还要糟蹋金钱烧各种图画?”

“言语能够表达意思就好了,

为什么还要有谱上曲调的诗篇?”

图|柏文

学子万籁俱寂,蔡元培说道:

“美的效果,是逾越乎使用的规模的。”

感触美,要怀揣无功用的想法,

才干从中陶养出有广博的心里,

走向完好的品格。

那时,蔡元培亲身教授的《美学》课程,

不讲美术教育,也不教艺术的技法,

而是培养爱好,陶养爱情。

诚如他在文章里说的:“朴实之美育,所以陶养吾人之爱情。”

图|柏文

李叔同:以乐育人,以美救世

李叔同是蔡元培的学生,

早年间李叔同在日本留学,

看到中日文艺距离之后,

深感“唯有美能救世”,

他想经过文艺来净化培养新一代的年轻人。

首要进行的是以乐育人,

他给诗词谱上了曲调,

为孩子创造了许多妇孺皆知的书院歌,

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晚风拂柳笛声残,落日山外山。

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凋谢。

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”

古典高雅,潇洒空灵,

丰满意境的音乐,

是那个年代的美育。

书院歌是孩子最早触摸的美。

美如一朵花,少时种下了,

春雨润物,耳濡目染,

长大后终究会绽放。

就如李叔同讲那句:“记忆犹新,必有回响。”

美,也如此。

图|柏文

丰子恺:童真为至美

丰子恺的美育理念里,

童心、天真为至上。

教育,便是让他天然成长。

所以丰子恺绝不求孩子行为举动好像大人。

曾有一次,女儿阿宝拿自己的鞋子给凳子腿套上,

只穿袜子在地上,

然后满意地说“阿宝两只脚,凳子四只脚”。

但是大人们却以“弄脏了袜子!”为由,破坏了这个创造,

关于儿童来说,这样的爸爸妈妈既煞风景又粗野。

但丰子恺把这一幕画了下来,画成了漫画。

他说:“儿童有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,

能看见国际的真相与另一面。”

美育没有那么多杂乱的理论,

只不过是在日子拼尽全力之时,

留存一份可贵的童真。

图|柏文

叶嘉莹:诗,让心灵不死

叶嘉莹中年流浪,晚年丧女,终身颠沛。

晚年的她,再苦也要体面地站在讲台上。

年近百岁,腰腿有毛病,她依旧要站着讲课。

因为她觉得这是对诗词的尊重。

先生从诗词中来,淬炼出坚毅的气质。

她说:“我没想过要成为了不得的学者,

只想把诗词讲给年轻人,让他们进入诗词的生命中去。”

美育不止是理念,还有以身作则。

学生学到的,还有诗词对她的注解:“诗,让心灵不死。”

图|柏文

蒋勋:美的功课,是衣食住行

在台湾的东海大学,

蒋勋也用相似的办法带学生做感官研讨。

他在上课时,

窗外开了满满当当的花。

学生们的眼睛全被招引过去了,

都无心听课。

蒋勋想了想,“要讲美,

我一切的言语加起来其实也比不上一朵花。”

所以,他带着学生们去到花树下,

一起看花、上课、谈美,颇像孔门的“坐而论道”。

不仅如此,

后来他还让学生蒙上眼睛,

凭嗅觉分辩菜市上的鱼摊、肉摊、蔬菜摊……

蒋勋说:

“咱们谈美与日子的时分,

比较期望回到最简略的四件工作:

食、衣、住、行。

跟咱们日子产生最大的联系,

它每一天都是美的功课。”

图|柏文

咱们等待的国际美育

谈到美学教育时,咱们常常心有疑问:

这是不是一个美学教育缺席的年代?

国际是不是只要美,没有育?

但回忆往昔,有这么多先贤师长们在尽力,将美学之光点亮。

再立于当下,

咱们曾被林怀民先生和他的云门舞集感动,

他说“国际人编舞,跳给国际人看”。

咱们曾被黄永松先生和他的《汉声》鼓动,

他们用五十年的时刻记载国际民艺之美。

咱们惊叹于吕敬人先生和他的书本规划,

那些“国际最美书本”里的国际滋味,浸透温度。

有些问题,唯有时刻才干有答案。

有些工作,答案就在咱们每个人身上。

感谢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

若今后你在下班路上看到落日明月,

期望不再仅仅当成收工的信号,或视若无睹,

而是感触其颜色的流变,意境的惊醒。

或像诗人一般看见美的逝去,

故而眷恋“落日无限好”“明月何时有”。

我们人人都能有此感触,

我信任,国际美育不会停滞不前。

图|柏文

赞( 925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什么是最好的美学教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