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从让人趋之若鹜到躲瘟神似的明朝“粮长”,到底是个什么差事?

大明洪武四年九月,明太祖朱元璋公布了《蠲两浙秋粮诏》,捣鼓出了个“粮长制”。国家不再派官吏收粮,而把征缴重担交给村德高望重的乡民,是为粮长。“其间田土多者为粮长,督其乡之赋税。”粮长准则首要在浙江施行,后来推广全国,成为了明朝的一项重要准则。

老朱为什么要搞粮长呢?

老朱自己在诏书中说的理解,“兼以贪官蠹役害民肥己四载于兹,朕深悯焉”,元代官场,糜烂严峻,贪官蠹役,欺压大众。原本朝廷各种杂税就压得大众喘不过气,官吏们又借着征粮中饱私囊。贫穷农人身世的朱元璋,天然地对官吏带有仇视,他出于保护大众的意图,让民间自己收税。老朱认为,咱们乡里乡亲的,都是自己人,自己人给自己人收税,不会太尴尬。所谓“以良民治良民,必无侵渔之患”

一起搞粮长还有个优点,便是削减了公务员配额,给国家节省开支。老朱在他的大诰中说:“粮长之设,便于有司,便于细民。所以便于有司,且如一县该粮十万,止设粮长十人。正副不过二十人。依期办足,勤劳在乎粮长,有司不过议差部粮官一员赴某处交纳。”原本要养十个人,二十个人才干办妥的差事,现在只需两个人,只需两个人,省人又省力,又不会欺男霸女,多么巨大的方针。从前史文献的言外之意,咱们都能看得出老朱对他的粮长制是多么的满足。

大有油水的明初粮长

就这样,粮长制推而广之。大概是要产粮大户多承当社会职责的缘由,“田土多者”为粮长,粮长职位执行到了地主乡绅的手上。在封建独裁社会,权利必定带来优点,权利给了有资源的人,天然便是大大的优点。地主乡绅,原本便是把握适当社会资源的人,再坐上了粮长,有了征粮的权利,可谓是如虎添翼,能得到大大的优点。

首要能够借着做粮长中饱私囊。

粮长的主要职责,是粮税的催征、经收、解运。粮长先要领到官府的勘合,之后依照要求给里长下达征粮目标,然后里长再把使命安置给甲长,甲长再挨户征粮。甲长收到的粮食之后,再汇总给里长,里长汇总给粮长,粮长清点汇总完结之后,还有担任押运至指定地址,才算完差。这其间能够经过各种方法巧立名目,假公济私,获取暴利。

洪武年间,有个粮长叫邾阿乃的,他起立名色,搞出了一大堆名堂:什么收舡脚米、车脚钱、脱夫钱、造册钱、粮局知房钱、看米样中米等等等等。朝廷给他的收税定额只要一万石大米,成果这厮收了三万两千石大米,一万一千一百贯铜钱,剩余部分悉数进了自己的腰包。又有嘉定县粮长金仲芳等人,私自附加了十八项税种,捞得盆满钵满。朱元璋治贪甚严,粮长糜烂者,都会剥皮实草。但是,在这严刑峻法之下,仍有不少人逼上梁山,能够见得其间的油水有多诱人。

粮长除了收粮的主业之外,朝廷还会给他分摊一些其他使命。比方参与清查核实土地、编制鱼鳞图册、带领民众开垦荒地、还有对乡里大众进行“品德劝化”,甚至参与司法诉讼,做“陪审员”。这些职位都大有油水,即便没有油水,也能够对大众呼来唤去,高台教化,好不神威。

其次,粮长享有不少政治特权。

比方粮长犯了一些罪能够罪减一等,甚至花钱免刑。《明实录》载:“洪武八年十二月癸巳,上谕御史台曰:‘比设粮长,令其掌牧民租,免有司科扰之弊,于民便甚。自今粮长有杂犯死罪及流、徒者,止杖之,免其输作。’御史台臣言:‘粮长有犯,许纳钞赎罪。’制可。”这儿的违法不包括以权谋私,贪污腐化这些职务违法,只能赎免”杂犯”,但也是略胜一筹的。

粮长每一年还要由官员带领,送到京城“验明正身”,然后朝拜皇帝。乡下的土财主能见到皇帝,可谓也是荣幸之至,能够吹上一辈子牛逼。这时,皇帝看了官员对粮长的查核陈述之后,还会对优异的粮长给与恩赐,有的直接封官。如浙江乌程人严震直,原先便是给粮长,进京述职时分,朱元璋说他办得好,直接给他了个正五品的通政司参议。

明朝初年的粮长可谓是又有权,又有势。天然是好差事,人人爱当,人人想当,当上的不会让给别家,期望自己子子孙孙做下去。所以粮长前期都是“永充”的。

中晚明:“避粮长之役,甚于谪戍”

但是,到了明后期,做粮长却又变成了别的一回事。

明顾元庆《夷白斋诗话》中说,常熟有个暴发户,买了一大片田。这时后来了一个道士找他化缘。土豪不愿给,道士就在他家墙上题了一首诗:“多买田庄笑汝痴,解头粮长后边随。看他播种几年去,革除儿孙卖与谁?”你现在买田买地一个得瑟劲,今后做了粮长有你哭的时分。其时吴中人“畏役如畏死”,宁死不做粮长。

晚明朱国桢的《涌幢小品》上说,“民避粮长之役,甚于谪戍”,还讲了个故事,长洲知县郭波和退休的老尚书刘缨有隙,所以就给刘缨家里的七口人组织上了粮长,老尚书知道后,竟然活活地给气死。

从人人趋之若鹜,到躲瘟神似的躲粮长,其间终究发生了什么呢?

首要,是明代土地的不断吞并,贫富两极分化,但权贵有方法避税,导致公粮难收。

明朝养了一堆王爷,并且跟着时刻的推移,“大朱”生“小朱”,朱越来越多。皇帝给着王爷恩赐赠送土地,万历爷赏给他的宝贝儿子福王,一次就赐地五万亩。湖北的楚王,地多的连湖北全省都装不下了,陕西固原都是他家的地。官僚和大宦官也占着手中的实力,不断地抢占土地,嘉靖朝内阁首辅徐阶,在他上海老家,就圈了十五万亩的地。这些权贵享有各种政治特权,能够减免赋税,甚至不用交税。或许权势遮天,当地官府不敢收他们家的税。

乡下的一般地主,或买或抢,地也越来越多,他们尽管没有免税特权,但是他们却想着方法偷税漏税,方法便是勾通官府,搞“飞洒”,“诡寄”,把自己家的地产挂号到别人家名下,把税给逃掉。

就这样,跟着时刻的推移,富的人越来越富,穷的人越来越穷,但是有钱人不用交税或不愿交税,穷光蛋又交不起税。并且明中叶后,南倭北虏,后边又是女真鼓起,农人起义,朝廷需求粮食,需求钱,财务需求总额不降反升。粮长的使命目标加剧,但却没有方法完结,不少人只好拿倒贴自己的家产来敷衍。所以如朱国桢所说“家有千金之产,当一年即为乞丐矣,家有壮丁十余,当一年即为乞丐矣。”做粮长会做得败尽家业,天然没人乐意做。

其次,粮长的特权逐步缩小。粮长开始时,统筹十里八乡粮食征收,权利很大,也有许多坏处。

后来朝廷就把粮长职权给拆分了,有“催办粮长”、“兑收粮长”和“长运粮长”,由一人包办,变成数人甚至数十人分工。相互制约,相互监督,天然不好再伸手乱来了。明成祖今后,粮长定时入京述职面圣的准则也逐步废弛,做粮长见到皇帝被夸奖授官的时机也没有了。

做粮长要赔钱,权利也小,原先乡里的土豪劣绅天然不用做这亏本生意,就相互把粮长差事推来推去,粮长由几家大户轮流来当。粮长也就由原本的“永充”变成了“轮充”。后来又变成了全村人都要分摊的“朋充”,“朋充”的粮长就连小户人家也要做。让杨白劳找黄世仁收税,哪里收的动?所以粮长纷繁“告脱”,跑路去了。

朝廷也针对粮长的跑路,做了一些变革。张居正新政,搞“一条鞭法”,丁粮折成田税,田赋折成白银。一些当地,裁撤粮区,由里长收税。一些当地教大众自己交给官府,又变成官吏收税。一些当地粮长只管收不论运,或只运银不收粮。粮长人数,差事逐步削减。粮长制也逐步走向了前史的止境。

赞( 508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从让人趋之若鹜到躲瘟神似的明朝“粮长”,到底是个什么差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