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日军试图封闭根据地,武工队深夜只打了个电话,3天内伪军就跑光

1942年是敌后抗战最艰苦的年份,日军抽调大批军力对我华北、华中和华东的根据地进行了规划空前的扫荡。而且在扫荡后还在根据地内大举建筑碉堡、炮楼,四处安设据点,还在沿着我根据地边际的区域发掘封闭沟,妄图困死我军和根据地公民。

▲日军坦克在山路行进

1942年中秋节刚过,驻山东德州的日军警备队指挥官山口,就指令辖区的日伪军,沿刚刚伪化的4区西部鸿沟发掘封闭沟,以便堵截白草洼至四女寺一带我游击区对外的联络,抵达终究将我游击区蚕食的意图。

▲日军工兵在运用舟桥将轿车运过河

日伪方面派伪德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谷裕然率一个中队约80多名伪军增驻五里庄据点,又派出一个小队的伪军增驻南大屯据点,伪军成天出动到四乡八里装备强逼当地的老百姓出人上班挖沟,而且不付酬劳。因为此刻正是秋收时节,误了农时或许导致当年庄稼颗粒无收,大众对此极为愤恨,纷繁要求武工队对此进行冲击。

▲枕戈待旦的根据地军民

我武工队一面私自在邻近的村子里进行串联,发动大众进行消极怠工,以拖住敌人建筑封闭沟的方案,一面则活跃寻觅战绩冲击伪军,以完全破坏敌人的封闭沟方案。

1942年9月30日下午,我武工队接到情报,南大屯据点的伪军大部外出,到邻近的村子里进行掠夺,据点里只留下3名伪军看家,这但是个奇袭敌人据点的好时机!我武工队当即跳出5名队员化装成挖封闭沟的老百姓,拎着些猪肉和活鸡到据点外,声称给“老总”送点吃的,好让往后对自己有个照料。

▲八路军指挥员在观察地势

3名伪军正为不能出去掠夺感到郁郁寡欢,见有人上门“送礼”,当下不疑有他,当即放下吊桥,将5名队员迎入据点,5人趁着3名伪军忙着清点礼物之际,将3人俘虏,而且将据点里贮存的武器弹药悉数带走,还撒了不少传单。

▲我军占领日伪军炮楼

外出掠夺的伪军回来据点后,才发现老巢被八路军端了,伪军们遂龟缩在据点内,但又不敢向上级上报。当天晚上,我武工队押着被俘的伪军到了五里庄据点外,首先将据点的电话线掐断,然后接上带来的电话单机,威胁被俘的伪军向据点通话,称县里的大队部有人要找副大队长谷裕然面谈。

五里庄据点的伪军没有置疑,当我武工队抵达据点外时,伪军岗兵当即开门放行,随后几名化装成伪军的武工队队员直扑谷裕然的住处,用手枪将其逼住。

这时埋伏在据点外接应的队员再次接通据点的电话,声称八路军已将据点围住,立刻就要建议进攻,形成据点内的伪军一片惊惧,军心不坚定。在这种虚虚实实的恫吓下,谷裕然被逼容许立刻开释关押在据点内的大众,而且交还悉数掠夺的资产,3 日内将监工封闭沟的伪军部队悉数撤出伪四区等条件。

▲武工队预备埋伏敌人

随后我武工队威胁谷裕然下达指令当即放人,在谷悉数履行了条件后,几名队员押着谷走出了据点,待走出据点的火力射程后,才将其开释。

谷在此过后,既怕八路军深夜再找上门来,又怕被日军以“通共”的罪名坐牢,他左思右想,第二天就称病回来县城,后来真的大病一场。日伪军苦心经营的封闭沟方案就这么被我军几个电话搅黄了。

赞( 596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日军试图封闭根据地,武工队深夜只打了个电话,3天内伪军就跑光